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视窗 >> 当今的移动互联网-以乱求生

当今的移动互联网-以乱求生

作者:jack 来源:深圳在线 更新日期:2015-2-7

  就在移动应用《别忘单词》的用户量突破百万时,作为开发方的重庆惊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惊世科技)却突然对外宣布放弃这个产品。

  “还没来得及庆功就开撤了。”惊世科技创始人张世摇了摇头对盐科技说到,“撤退纯属被逼无奈,尽管该产品既有用户量很多,而且增速还很可观,但赚不到钱始终是硬伤。”

  “我们曾尝试过收费,希望每个用户能出六元钱。”他觉得尽管收得并不多,但消费者依旧不乐意。“他们蜂拥着去下载盗版,这让我们感到很寒心。既然赚不到钱,那就撤吧!”

 

  或许惊世科技的这次放弃还真就对了!尽管人们老是强调成功源自坚持,但有时坚持反而会将你拉入更大的深渊。

  2013年1月23日,游戏开发者黄峻,以近乎声泪俱下的方式通过长微博讲述个人开发者的挣扎。他自称每天蹲在家敲代码,经常敲到凌晨4点,睡5个时候,起床接着敲,如此这般循环往复。

  但捣鼓几个月的产品,刚上线几天就被破解了。在推出首款产品失败后,希望能靠新品求得生存的他,再次深陷梦想落空的痛楚。

 

  “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某天死在电脑前,而我的搭档可能就要离婚了。”尽管他话说得如此凄凉,还向破解方恳求道,“拿掉吧,我代表一家老小感谢你”,但对方在连说几句“好”后,就再无大的行动。

  智能手机的兴起开创了一个全天候网络新时代,它模糊了人们工作与休闲的时间界线,培养出一种时时在线的交流方式。随着人们对智能手机依赖度的日益增强,移动互联网也开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

  在应用商店对外开放后,用户可下载无数第三方精心设计的应用程序,而开发者也可以在此出售各种应用软件。创业门槛的降低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使整个科技行业都因此得以繁荣和创新。

 

  但也正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开放性和低姿态,在旧秩序被打破新秩序尚未建立时,诸如盗版、破解等流氓行径,在这里变得猖獗,他们正悄然根植移动应用从生产到消费的每个环节,夺取开发者们与消费者们数以亿计美元的费用。

  “在战斗中不管需要什么武器和什么招数,你都会用,等到战争结束的时候,才会去诗情画意。”依靠破解他人应用起家的某互联网创业公司技术负责人向盐科技表示,“谁想要像骑士那样去战斗,我就能用把镰刀把他钩死。这本身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

 

  技术流氓兴风作浪,普通创业者无处安身!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正使得电信运营商日益边缘化,沦为修桥补路的工人,而非在路上追名逐利的商人。游戏规则早已不再由他们来制定,现在苹果和谷歌开始成为新的领导者,决定着游戏怎么玩。

  2007年6月28日,夏日的阳光依旧耀眼,诺基亚依然还是手机销量全球第一的移动设备制造商。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开启!

  然而,仅仅过了一天,第一代的苹果手机就开始横空出世了。它带来的不仅是全新的体验,还确定了一套全新的移动互联网经济体系。

 

  在苹果的这个经济体系里,IOS系统下的APP Store至关重要,也使其真正成为一种无所不能的手机。依托这个经济体系,成千上万的移动应用开发者在逐渐形成,数以亿计的用户在上面此起彼伏地消费。

  2008年8月,在苹果APP Store全面开放后,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也公布了自己的应用商店Android Market。至此,移动互联网中的双雄格局开始形成,但两者几乎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按照乔布斯的设想,IOS对应用程序的审核和下载体系,有着完完全全的掌控权。因为所有的移动应用,必须在经过他们的同意才能在APP Store上销售,这就避免了用户下载垃圾应用和病毒的可能。

 

  而Android Market奉行的则是先上线后审查的制度。同时,跟苹果不同的是,Android Market也不是Android系统唯一的移动应用获取渠道,它还允许安装非市场的应用程序,也就是人人都可做应用商店。

 

  然而Android的开放性既使其得到异军突起,同时也让其移动互联网的开发生态更加混乱不堪。

  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的中国,近些年来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发展速度,而互联网经济已成为其增速最快的领域。显然,对于投机者而言,这是发展潜力巨大的猎场。

  目前,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至少有百家之多,竞争关系和畸形的利益诉求,让整个行业混乱不堪。当然,这或许也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在2011年前后,我们主要做盗版!”来自成都的某科技公司负责人向盐科技表示,那个时候赚钱还比较容易。“我们看到主流应用商店里什么游戏最火,就将它做成免费版,在植入广告后,放到另外的应用商店。”做法如此简单,但“每年也有几十万元的净利”。

  然而这样的做法,赚钱的能力,已经不再像2011年前后那么行之有效了。“现在广告联盟扣量扣得很厉害,很多时候五成的点击量会被他们吃掉。”前述人士向盐科技表示,因为类似的问题,很多盗版者就只得扩大盗版量了,“现在就只有冲量了”。

 

  有人为盗版喜,也就有人在为盗版而忧。就在与前者办公室相距咫尺的地方,盐科技编辑和成都赛一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邓洋一坐下聊了起来。“做游戏不是简单的打打杀杀,而是在打造一套虚拟的经济社会体系,看上去很虚拟,但实际上它跟现实社会很相似。”他说。

  “游戏世界里有一套自己的经济平衡体系。”他认为外界对游戏的盗版和破解行为,实际上是在游戏世界里制造经济危机。“就比如说破解,游戏里需要10个小时或1万金币才能打造或买一套刀具。”

 

  “但这款游戏被破解后,你可得到无限金币,买任何道具,整个游戏世界的货币供应量就开始大幅增加,经济体系的平衡状态也就被打破,玩家们就会纷纷撤离。”邓洋一觉得,盗版和破解行为往往会毁了一款游戏,因为虚拟世界的一夜暴富,也会打乱虚拟的供求体系。

  而这些破解既严重破坏了游戏世界经济体系的平衡性,同时也对游戏的收入产生重大威胁,缺乏平衡性势必缩短游戏产品的生命周期。

 

  除去游戏外,虚拟物品实际上也正在成为绝大多数移动应用新的盈利模式,很多移动应用还为此增加了社交属性,在其用户体系和积分系统中,引入了送赞许、关注以及献花、积分等虚拟货币礼品等互动行为,但这些也会因应用被破解而刷得一塌糊涂!

  盗版与破解能如此肆无忌惮,应用商店对此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首先这两种行为都促进了应用商店产品门类和数量,即便是在销账,他们也要对外宣称自己的销账店里东西很多。

 

  此外,应用商店也是这种行为的同流合污者!因为这两种同样也会给应用商店付费或带来流量,因此他们对这样的行为视而不见。

  Android是开放的,它提供无限制的定制选项!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是的,你可随心所欲地更改和定制;Android是开放的,对开发者来说是,你可以上传任何移动应用;Android是开放的,对各种不法行为来说也是的,他敞开大门,高唱“Android欢迎你!”。

 

  最初google认为,通过这种开放的策略,任何开发Android应用程序的人都可以将作品上传。接着就优胜劣汰,高质量的应用程序会很火爆,而滥竽充数的次品则会在网上销声匿迹。但事实并非如此!

  实际上对许多开发者创业者而言,Android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应用程序的下载大门敞开得太大了。Android从开放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它只是过客的市场,同时也是不讲道义的市场、流氓遍地的市场!

 

  移动互联网爆发还需等待,因为支付安全尚未解决!

  随着移动设备的发展,网络变得随时随地。当你坐在公交被拥堵搞得发狂的时候,你可能掏出手机,借网络购物打发时间。或许你会向四周扫视一眼,以确信没人在一旁潜伏窃取你的密码。

  没错!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们,输密码时要遮挡。但,等等!或许你首先应做的不是遮挡密码,而是确保你使用的是真的电商应用软件。

 

  2013年4月初,360手机助手安全数据中心发布的山寨电商应用数据显示,目前安卓手机平台上主流电商软件共400余款,但其中山寨软件竟然接近九成,超过350款,而可能造成用户经济损失的恶意山寨软件居然高达70%。

  钓鱼软件也不只是电商领域盛行,哪里有金钱在流动,哪里就有它的身影!根据易观国际发布的数据,在目前国内网络支付用户所面临的主要安全问题中,木马钓鱼导致损失的比例达到24%,仅次于账户或密码被盗33.9%的比例,位列第二位。

 

  “钓鱼App盛行,有其技术缘由。”国内首家提供应用加固服务的安全公司“梆梆安全”创始人阚志刚对盐科技说,因为App的结构性特性本身如此,因为钓鱼App制作分发的技术要求并不高。

  他解释说,实际上从最初的字节代码,到生成最后的APK文件包的过程是可逆的,因此所有的App都能透过反编译修改,再重新打包签名生成新的App,稍微有点技术的人都能完成钓鱼App的制作分发。

 

  根据反钓鱼工作组(APWG)调查数据,移动设备已成为吸引世界各地的犯罪分子的目标,移动诈骗的增长速度近乎电脑诈骗的五倍。

  混乱的移动互联网不仅有钓鱼。阚志刚向盐科技表示,除去钓鱼应用外,针对消费者实施的最常见的不法手段,还有恶意软件的下载。

  “钓鱼属于伪装,往往会有冒牌的应用应用,以便愚弄你共享个人信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钓鱼方法主要有两种:

 

  一、篡改和反编译正版应用,注入恶意代码,打包成钓鱼应用;

  二、制作与正版应用相同图标,色彩和标识的钓鱼应用。

 

  而恶意软件则有所不同,通常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它们就安装到你的移动设备上面了。“你可能被要求下载杀毒软件,而下载的可能就是病毒;你可能被告之人什么软件最热,但一下载就糟糕了!”

  确实,遇到了,就该你倒霉。盐科技发现,尽管国内有很多应用商店有风险提示,但是提示的语言往往又含混不清。它们就像卖贼货的商店,既要大量引入贼货从中渔利,还要假装清高,给自己立牌坊。

  从网秦上半年发布的《2013年上半年网秦全球手机安全报告》来看,Android平台依然是手机恶意软件感染的重点平台,Android平台感染比例为95%,相比2012年上半年增长17%,在2013年上半年,恶意扣费类病毒仍以27%的比例位居首位。

 

  我们发现,被钓鱼和恶意软件至少给消费者带来如下五种风险

  一、钓鱼App诱导用户去钓鱼网站进行支付

  二、窃取用户支付账号和密码,进行消费

  三、私自定制扣费业务,恶意扣除账户资金;

  四、留取后门远程控制并窃取用户资料;

  五、竞争对手抄袭 App 算法和设计,或进行篡改以恶意中伤。

 

  细心的读者一眼就会看到,在这五种情况当中,前四种情况会直接给用户带来风险,而这四种情况基本上都和移动的支付安全相关。

  在N多年前,圣贤就告诉我们,哪里有金钱在流动,哪里就有罪恶滋生。钱,实际上就是一种技术,它不是自然原有的,而是后天创造的工具,并决定了事情的运作方式。

  钱其实是一种明确定义了的标准,它就像互联网标准、铁路运输领域的尺寸规范。并且,它可以变化。现在,钱正变得越来越虚拟。

 

  从最初的贝壳,到接下来的金银铜铁,再到纸张,接着到现在日渐变得虚拟的几个数字!货币呈现的形态,体现了经济发展的程度和经济交往的速度,随着经济的发展,货币必将变得更为虚拟。

  移动支付正在变得日渐成功,而移动支付的成功离不开数量激增的智能手机,以及正在下降的数据处理成本,使得新来者涉足金融领域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而因支付安全带来的问题则变得越来越多。

 

  2005年,当邓洋一从日本留学归来后,他便毅然而决然地投身到移动互联网行业。“在日本,手机支付极为普遍,买了东西后,仅仅需要触碰一下手机,支付就完成了。我觉得中国也会这样,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就会大爆发了。”

  实际上,在日本和韩国,使用手机支付已经存在了十年左右,目前日本1/6的商店购物由手机支付完成。

 

  在手机支付方面,其实我们连非洲兄弟都不如,因为非洲的变化则更为惊人。比如,肯尼亚现在就已经是世界上使用手机支付模式最为广泛的国家了。

  就不要去羡慕我们的非洲兄弟。早在2010年,网络安全公司AVG就研究表明,在全球10个网络最安全的国家中,有7个在非洲。而我们的网络有多安全大家心知肚明。

  2013年11月17日,重庆民间举行了一场移动金融沙龙,沙龙上银行的人始终在说监管,互联网的人总是在说创新。各说各话,似乎他们总是爱不起来。

 

  实际上,无论监管也好,还是创新也吧,他们始终都不能逃避这两个字——安全!移动互联网创业,其实干的都是农民的活,只是将种地的地方搬到了网上。

  你种庄稼的时候,有人要来偷,他们破解、盗版。然而,收获了你也会担忧,那就是卖得出去吗?东西再好,价钱也便宜,也不见得就卖得出去。因为这个自由市场里,抢劫犯太多了,我压根就不敢来!

 

  怎样避免移动互联网的混乱给自己带来损失?阚志刚觉得,开发者要有App安全保护意识,消费者也要加强自我保护,需要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推动国家相关法制、法规的建设,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

  实际上,要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尚未爆发,真正的爆发之日是既解决了支付的便捷性,又处理好了好全问题时。所以,创业还有机会!各位加油努力吧!

 

  移动互联网领主制兴起,“云”和安全都还有机会!

  黑客活动早已不再是儿戏,不再是读书时,我们去盗取心爱的姑娘的QQ号,看看他跟谁都聊了什么。黑客活动早已成为一桩大买卖!

  除了直接瞄向钱外,他们说看重的,还有数据!他们盗用信用卡资料,家庭住址信息,消费习惯等等,通过恶意软件程序利用商业软件的一些缺陷进行违法活动。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有人需要。

  而这一切,又跟云存储密切相关。就在前两年,我对“云”这个概念云里雾里。每当别人给我说到“云”时,我眼前浮现出的是马云在那里口沫横飞地演讲。我自以为是地认为:原来“云”就是忽悠!

 

  但我现在开始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后悔,毕竟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自然也不是所有的云都是大忽悠,至少这朵云不是。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云存储的发展规模和速度。但云计算的兴起,更多地意味着我们所产生的数据,开始不为我们所掌控。

  你拍的照片、你的邮件、你的日程、网络购物,以及社交应用上的把妹记录等,都会放在拍照应用、谷歌、微软、微信、陌陌等的服务器上面。难道不是?

 

  还有就是,在访问自己数据的时候,我们对于日趋频繁使用的设备的控制权日益弱化,比如:iPhone、Android手机、平板电脑,还有各类应用,看上去是你的,但并不为你所掌控。他们限制可运行的软件及其功能、如何更新等等,比如:更新一次,自动消除原有记录。

  实际上我们都在任人摆布,看上去似乎我们还能选择。但是如果满大街都是流氓,姑娘又想结婚,你还不是只能找个流氓就嫁了吧!

  比如:你喜欢在蹲马桶的时候打《天天爱消除》的习惯,微信就很好地给你记录着。说不定哪几天打该游戏的时间变长,它就给你推送治疗便秘的药。当然,腾讯应该不会这么做,因为这太大材小用了。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肯定会委身于流氓,因为都是流氓,而流氓自然也会假装保护保护你。因为流氓和流氓之间也相互抢姑娘,流氓保护你只是不想让别人欺负你,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欺负你。

  有人将我们被迫宣布向这些大公司我曾把这一计算模式的特点归纳为“封建领主式”。大公司类似封建领主,而用户更像领主下面的自由农。用户向更强大的公司效忠,公司反过来承诺保护他们,不用承担系统管理员的职责,免于安全威胁。

 

  这个比喻在历史和小说中比比皆是,这种模式日益渗透当今的移动互联网领域。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接下来就是大公司们纷纷扩大势力范围的时候了。目前百度、腾讯、阿里巴巴、360、盛大等企业都在布局云储存市场,前不久阿里巴巴还收购了酷盘。对很多云储存公司而言,待价而沽的时间到了。

  而各种基于云搭建的平台,也给了很多小公司机会。例如,过去要搭建一个网门户,会存在比较高昂的代价,主机、网页设计、运营等哪样不要钱?而现在这样的平台开始变多,众多的阅读软件,不就让自媒体开始红火起来了么?你不用再像以前那样自己搭建网站。

 

  除此之外,安全公司也要准备好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就要开始了。因为领主们在陆续开始露肌肉了,他们想要向自由民表示自己完全有能力保护他们。

  自由民的特点是他是自由的,尽管都是流氓,但他也有选择到底跟哪一个流氓过的自由!事实上,流氓和流氓之间,也存在竞争。

  而大公司间竞争的核心之一,就是安全的竞争。别看微信和支付宝最近争得很热闹,它们首先要解决的是安全性,其次才是便捷性,如果安全问题解决不了,谁都有可能下马。

 

  针对移动互联网的安全有个新特点,那就是必须给用户提供由端到云的安全,这是一个安全体系,而不是某一部分的安全。在这里面包括设备的安全、APP的安全、云的安全等多个部分。

  而目前国内,尚无一家公司能提供有品质的由端到云的安全服务,因此这就给了创业者们机会。现在的创业,环境早已发生变化,只有不懂事的人才会梦想再造马云、马化腾等大佬。

  实际上,做不了大公司,能成为大公司生态链中的一环,其实也不错!

相关文章:
·邓家佳影视集 (2013-11-25)
·邓家佳详细简介 (2013-11-25)
·王传君简介 (2013-11-25)
·娄艺潇简介 (2013-11-25)
·陈赫影视作品集 (2013-11-25)
·李金铭简介 (2013-11-25)

Copyright© 2007-2011 www.szol.com.cn 深圳在线 版权所有
中国·深圳
粤ICP备06023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