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资讯 >> 网络鉴黄师:一个父亲为女儿的网络保卫战

网络鉴黄师:一个父亲为女儿的网络保卫战

作者:牛海滨 来源:网上收集 更新日期:2017/5/2

  网络鉴黄师:一个父亲为女儿的网络保卫战

  这间几平米的小房间,桌上有两台显示器,一张大床堆满玩具,白天是女儿的游戏房,晚上是赵凯的工作室。

  来自杭州的赵凯今年34岁,是一位设计师,也是一位资深“网络鉴黄师”。在这个房间,他每天要审核至少5000张图片,最高时达数万张,全年无休,在过去4年里,保守估算他大约审核了540万张图片。

  赵凯在电脑前专注的为图片打标,更多时候他会在夜深人静时工作

  这份工作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香艳,日复一日的敲击鼠标和快捷键,对大量的互联网图片做审核分类,用他们的行话叫“打标”,即把图片标注为纯色情、低俗、性感、正常和无法判断五大类。

  每天5000张,最娴熟的鉴黄师,也要花上5个小时的时间,“长时间坐在电脑面前,眼睛、腰、腿都很累。”

  比身体更累的是心,“一开始看到满屏的色情图片非常不适应,明明是做好事,却像在做贼。”被问到做鉴黄师的感受时,赵凯坦言,“每天审核那么多张图,完全没有心思关注内容,脑子里纯粹是机械化的按照标准选择答案。”

  尽管辛苦,对这份工作,赵凯却始终投入。因为他知道,一次次枯燥的点击,是为了训练算法模型变得更加聪明。算法专家告诉他,一台服务器每天就能审300万张图片,能给“鉴黄机器人”当教练,他很自豪。

  正聊着,2岁多的女儿从附近的爷爷奶奶家回来,一进门就给了爸爸一个响亮的吻,赵凯脸上堆满了笑容。

  “我非常爱我的女儿,作为父亲,我有责任和义务去保护她,每次审图累了,一想到女儿长大后也会上网, 就有了动力,要为她营造一个干净的网络环境”。

  乖巧的女儿跟爸爸撒娇,这是赵凯最甜蜜的时刻

  赵凯说,成为一名鉴黄师是机缘巧合。因为患有先天性小儿脑瘫,行走不便、语言交流也些困难,赵凯选择在家里工作。2013年,他偶然获悉互联网安全志愿者联盟联合阿里巴巴向残障人士开放“鉴黄师”的岗位,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了这个团队。和赵凯一样参与鉴黄工作的残障人士,在全国共有300多人,已经累计审核模型图片两亿五千多张。

  凭借着敬业的态度,赵凯不仅完成打标任务多,而且准确率很高。第二年,由于业务突出,联盟决定让赵凯来带杭州的鉴黄师团队。这一年赵凯的妻子也怀孕了,两个人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做了组长后,除了自己做任务,赵凯还要负责对新队员进行培训和任务分配,当队员遇到难以判断的图片,他都会在工作群里及时解答。

  志愿者联盟开通钉钉后,通过手机就能分配任务,赵凯跟队员的沟通更方便了

  “最难分辨的就是低俗和性感,相差就在于一线之间”,赵凯不但经常思考如何正确给图片打标,还会琢磨机器应该如何判断二者间的区别。阿里神盾局的算法专家,也会定期邀请赵凯交流,探讨图片判定的标准,了解志愿者们在打标中遇到的新问题。

  赵凯发现,随着机器越来越聪明,每天的图片量已经大幅减少。经过持续的人工训练,和不断的模型调优,如今阿里平台超过99.9%的图片都可以由人工智能在线鉴定,违规的内容一发布就会被实时删除。阿里今年5月份推出“绿网”,对外输出这个能力,目前每天基于鉴黄业务的调用量高达几亿次。

  赵凯会定期跟阿里的算法工程师讨论图片打标的标准,也开心地看到志愿者的付出让算法越来越精准

  跟赵凯交谈,很难不被他爽朗的笑声感染,他的乐观也激励了很多伙伴。“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坚持不下去了,是赵凯鼓励了我”,同为鉴黄师的志愿者郑春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可能是身体有缺陷吧,我自尊心特别强,希望别人能够公平地认识自己,”身体的不便容易引起同情,但赵凯却从小要强,也从没觉得这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在志愿者的大家庭里,每个人都平等对待,只要你努力,就会得到重视。”

  在父母支持下,赵凯15岁时拥有了第一台电脑,17岁就考取了电脑技能等级证书,后来还自学了室内设计的常用软件,通过网络接些设计的工作,互联网为行动不便的他打开了广阔的新世界。

  “记事开始一直到现在,有很多很多好心人在各个方面帮助我,我小时候就立志长大后也要像那些好心人一样去帮助更多的人,”命运没有给他最好的那手牌,赵凯却始终报以热忱。

  “对我来说,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参与到网络安全的保卫战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

  善解人意的妻子,健康成长的女儿,是赵凯最大的动力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07-2011 www.szol.com.cn 深圳在线 版权所有
中国·深圳
粤ICP备06023013号